TDGG周刊

我们一直在进步......

« 什么在变化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»

吹梦到西洲

作者:总经办——杨卫

你读过《西洲曲》吗?
西洲在何处,两浆桥头渡。
 
你见过西洲女吗?
单衫杏子红,双鬓鸦雏色。
 
你有过西洲结吗?
忆郎郎不至,仰首望飞鸿。
 
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叫夫婿觅封侯。在夏日越发暖融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这句诗。其实要说情诗,我更喜欢《西洲曲》,在这样的春日里忆起,依旧是最初的惊艳。它是无数个等爱的女子生生世世的情诗,是南朝乐府里最精灵、最美的抒情诗。
总觉得,在某个瞬间,我是去过西洲的,看见了杏子红单衫的豆蔻女子,她乌黑的鬓发像最先盛开的暮色,带着柔软而细腻的微光。
她在这小小的江渚上待了许久,四面是浩浩白水,偶尔一叶孤舟破水而来,到岸边,渐渐炊烟袅袅。这人间烟火带着温暖寥落的味道。在他没有离开之前,他和她曾经常常这样并肩感受世间风月。
因为想你,从烟雨江南来到这西洲。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只梅。
如那年月出门远行的男子,为功名,为生计冷落红颜。原来,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白马轻裘的锦衣少年郎。
而太多的女子,同样做不了待月西厢的怀春少女。“开门郎不至,出门采红莲”。能够懂得并负担生活的重责,不会因噎废食,思念如山知道仍要劳作。就像现代女子,周末失恋了,在家哭的面无人色,周一淡粉华服带着欲坠的笑容照样上班去。
可恶的是,连劳作,连忙碌的上班,都不能驱散思念。举步上高楼,卷帘见江水澄如碧,月光从心上流过,美景却不赏心。西洲杳杳,候君不至,落日楼头,鸿雁无书。
等待,在某些时刻真的是女人不可逃脱的宿命。不是为了男人,是为了爱。无数的日夜,无数个分秒,将你化作了一个等待。动,低头弄莲子;静,凭栏远望,垂手如明玉。
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相关文章111

Powered By Z-Blog 1.8 Arwen Build 81206 theme by 博客主题网

Copyright 昆明土地公公科技有限公司. 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