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DGG周刊

我们一直在进步......

« 鹰与鸡的故事天道 人道 商道 »

碎碎念

 

上面的牙齿先刷,还是下面?3号公车先来,还是5号?糖醋鱼先上,还是宫保鸡丁?左边的电梯先到,还是右边?我在纷乱的城市里,偷偷地和自己玩秘密游戏。
感概,几米只是和我们一样的凡人。
许是昨晚的凉面吃坏了肚子,辗转一夜,等着天色渐渐明了,迷糊中,听见了飞机呼啸而过的轰隆声,似乎远处还有狗吠,看着天色渐亮,鸟儿的叫声也愈发清晰,等着有丝丝光线冲破云层,所有自然界的声音骤然停止,接着便是室友起来洗漱,窗外有行人稀松走过,这个鲜活的人世开始闹腾了。
你的周围有很多人都整夜失眠,你开始渐渐体会那种感觉,烦躁的脑细胞迟迟不肯安歇,偶尔会伴有胃痛,看着这个世界安静下去,焦躁的等着这个世界又繁杂起来。
不知道你们曾有多少次冲动到想起了床,去外面暴走,外面至少还有蛙鸣虫叫,不至于一个人趴在床上感受这个清凉如水的夜里所渗透出的虚无。
你们的睡眠何时能好一点,不要你们挨着枕头就睡着,但也不要彻夜无眠。
有些人,有些事,有些情就是这样,只要一旦发生,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展现,哪怕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细小的动作,刹那间就能触动你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位置,足以让我们一生铭记。
或是,为着某次不经意所看见的花儿,而奔走一生,仿若那些不经意间所看见的事,感受到的情,真的指引着你今后的路途。
       刹那芳华,流转千年。
如果容貌能自我修缮,面由心生,善良的人自会越长越舒服。
因着《小团圆》,张爱玲的生前后事又开始被世人津津乐道。
有杂志书评,晚年的她,偏执孤独,为公寓里死而复生的蟑螂常年头痛。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,后来没有。她爱过的人,一个,她不原谅;一个,她不要;还有一个,好了没多久,却中了风。
五十多岁,经历过人生大彻大悟之后,张爱玲向友人讲述起二三十岁的情事,那只求“岁月静好现世安稳”的婚姻,居然不过是一笑置之的荒唐事!沉淀了悲喜之后,她竟然是看穿真相的怨怼。
近两年,随着她与友人来往信件的公开整理发表,不知道她的多少往事将被空虚的世人所挖掘,新闻传媒业似乎天生就有狗仔的“天赋”。
都要去世将近十五周年的人,她生前不愿说,走后,你们又何必去刨根究底。
       她的风情,只能被懂她的人于她的文笔中欣赏。爱她的人,都不忍心去看她似乎筋疲力尽,无力回天的笔触。
  • 1.05lxh
  • 匆匆
    —朱自清
     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里呢?
     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;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。在默默里算着,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;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,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,没有声音,也没有影子。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。
      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着;去来的中间,又怎样地匆匆呢?早上我起来的时候,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。太阳他有脚啊,轻轻悄悄地挪移了;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。于是——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;默默时,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。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时,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,天黑时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,从我脚边飞去了。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,这算又溜走了一日。我掩着面叹息。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。
     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,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?只有徘徊罢了,只有匆匆罢了;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,除徘徊外,又剩些什么呢?过去的日子如轻烟,被微风吹散了,如薄雾,被初阳蒸融了;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?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?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,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?但不能平的,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?
      你聪明的,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
  • 2009-6-25 11:47:16 回复该留言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相关文章111

Powered By Z-Blog 1.8 Arwen Build 81206 theme by 博客主题网

Copyright 昆明土地公公科技有限公司. 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