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DGG周刊

我们一直在进步......

李存勖

作者:生产管理部—刘树
        对李存勖的印象来源于两处,一是高中时欧阳修的《伶官传序》“三支箭”和欧翁的评语“方其盛也,举天下之豪杰,莫能与之争;及其衰也,数十伶人困之,而身死国灭,为天下笑。”另一句就是毛泽东的“诗歌颂李克用父子”的《三垂冈》“英雄立马起沙陀,奈此朱粱跋扈何。只手难扶唐社稷,连城犹拥晋山河。风云帐下奇儿在,鼓角灯前老泪多。萧瑟三垂冈下路,至今人唱百年歌。”,毛一生,能入其眼的历史人物很少,李存勖就是其中之一,故印象颇深。
       ……

那年青春,我的朋友仔

作者:网络部—粟俊
有这么一首歌“再次握握手,只想你以后,有眼泪,放心流,冷淡令人很难受,无论日后路怎么走,彼此老友角色似旧……”
原来…我是多么感性的人,听些伤感的歌曲会难受、流泪、心生生的痛
原来…朋友感情最天真,从来不会记仇
 
TO:我的亲亲,光艳同学
原来我们都很天真,那时我们是多么的稚嫩
你总多情的让我难受,让我不知所措,总以为欠你太多
是的,曾经很感动,因为那脏脏的小东西,怕你看见,被我藏在宿舍最隐蔽的那头
 ……

人生何不低低头

作者:睡美人数字工作室—赵长顺
        人生是个很漫长的路,变幻莫测,每个人在前行的道路上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碰壁饮恨、伤痕失意。这些苦涩滋味,碰壁并不可怕、可怕的是碰壁之后而不知回头,痛不思变。一个人不要总是以自我为中心、高高在上的样子,认为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,在遇见困难时,暂时的低头并不意味着卑屈,更不表明失去原则、自尊,我认为这是一种聪明人的处事方法和表现。
……

幸福泡沫,落落无痕

作者:总经办—杨卫  
       七月的悲欢离合还来不及细数。八月已经拖着冗长的影子走到了深处。秋接踵而至。 清冷的雨寂寥的敲打着窗台,玻璃上细细碎碎的痕迹,折射寥落的光华。街道两边的路灯,看上去越发的流光闪烁。雨季的天气,是特有的缠绵。 一年一度又七夕,半是有情半忘情。这样煽情的节日,站在时光的彼岸,恍如隔世的念想。就像年少的盛世欢景,隔着盈盈一水间的距离。却还嗅到陈年的玫瑰百合香,顺着岁月远远的滑落。倏忽间……

气 候

作者:睡美人数字工作室—王进斌 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不懂新闻还是过而忘之,不曾记得像近两年发生的这么多自然灾害。地震、雪灾、旱灾、乃至近期的洪灾,灾害连绵不断。叫人不得不相信曾听人说过的话,由于遭人类的破坏,全球气候正逐渐恶化,各种天灾将降临更多。然而人类在天灾前是显得如此的渺小毫无反抗的能力,只得幸而生之。到底近年发生的种种灾害是不是就是全球性恶化的征……

过渡

作者:睡美人数字工作室—赵海波
       在一个同学聚会上,得知一个同学跟我们同一年进入大学,现在我们都毕业,工作了好多年,他还要等4年才能拿到研究生学位,才打算参加工作。我当时就心里琢磨,我们同龄,再过4年,我们都渡过了生命的3分之1了,等他拿到学位,再参加工作,中途再坎坷一下,不就30多了吗?。
一个同学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说道,就算你不读研究生,在等着拿高学位,总有一天你还是会有30多岁的时候,不是吗?当时我很不解的看着他。他微微笑了笑,说:“在读研究生的4年里,也是你生命的一部分啊!”
……

从零开始的勇气

作者:人力资源部—卢向辉   
        最近一段时间,很多同事和朋友都在玩一个游戏,虽然只是一个虚拟游戏,并没有实质性,可是大家却玩的不亦乐乎。一个开心农场,几乎“全民种菜”,在那里,你是一个被虚拟化了的农夫,你可以开垦田地,种萝卜、番茄、土豆……随着等级的增高,种植的作物也逐渐增多,作物成熟之后,通过收获把作物卖出便能赚取金钱,同时,还能偷窃朋友成熟的作物,也能帮助朋友除草、浇水、除虫,当然,你也能够搞破坏。突然,有一天,某个好友的农场出现一条狗,只要你偷窃好友的果实,不仅会被狗咬,还会损失你在农场所赚……

工作9年感悟

作者:财务部—谢春梅
       蓦然回首,参加工作已9年有余,9年走
过的脚步尽管有些稚嫩,有些弯曲,有些沉重,但那一串脚印依然清晰如故,依然坚定如故。
从参加工作起我的第一个领导就是公司现在的刘总,还记得入职的第一天,由于自己个子较小,给刘总的第一印象“像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”,之后刘总强调做这个行业要有吃苦的精神。当时自己也不清楚单位具体做些什么业务,专业也不对口,但看着办公室的同事都在用专业的绘图软件绘图,而我刚从学校出来连最基本的办公软件也不太熟,心里便对那些绘图的同事产生敬佩,也从那时起心里就想着这是自己想要的工作,无论多苦一定要好好做。……

改变自己去适应

作者:测绘信息工程院—张连玉
        人生就像一次旅行,不在乎它的目的地,只在乎旅途中的风景和那份心情,给心灵多一些释放的空间,而快乐就是心灵的源泉。快乐,不是因为拥有的多,而是因为计较的少。
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所……

家乡的路

作者:市场部—时丽青 
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去临沧出差的路上,途经我的家乡——南涧,自从春节回家后,这是我今年第一次到南涧,虽然只是一个小地方,但是,我爱我的家乡。一路上,看着南涧的一草一木,是那么的熟悉,却又是那么的陌生。由于今年云南遭遇百年一遇的全省性特大旱灾,南涧受灾很严重,沿途中,看到的是荒山荒地,随处可见干死的树木和庄稼,而且旱情到现在还在继续,看着眼前的景象,我说不出话来……
       这两天,我一直在想,家乡的出路在哪?是依靠交通,吸引企业投资,发展当地的经济?或是依靠电力资源,做大做强?还是发展本地的产业,促进地方社会经济的发展……
分页:«12345»

日历

Powered By Z-Blog 1.8 Arwen Build 81206 theme by 博客主题网

Copyright 昆明土地公公科技有限公司. Some Rights Reserved.